now

宅王哈迪斯 10 (完)

宙斯的力量甚至强于他的父亲克洛诺斯,就他们家族世代的诅咒,夜神四女无论如何也不是众神之王的对手。

挥手摘下一颗金苹果,宙斯将它变成酒杯,盛了拉冬的血液。

望着端到自己面前的金杯,冥王陛下没有接。

“怎么了?”宙斯上前一步,想要触碰面前垂着头的哥哥。

“宙斯。”哈迪斯开口:“你知道金苹果有什么寓意么?”

……爱的誓言,结婚的请求,以及恒久不变的承诺……

\"怎么会不明白……\"

宙斯微笑,这是在多少年前就想要让面前的人知道的啊……可是他总也不肯松口……到了现在还在怀疑自己的心意……

宙斯将金杯递到自己唇边,饮下毒血,再以唇将之渡进冥王口中。

哈迪斯陛下瞳孔紧缩,推开抱紧了自己的弟弟:“你会中毒——!”

语声戛然而止。

宙斯没有让他把话说完,便再次将梦寐以求的身体纳入怀中,全心索吻。

待到冥王陛下真的无法呼吸了,众神之王将经年来的积怨倾注在牙齿上,对着冥王精致的下唇狠狠地咬了下去。

冥王惊痛退开。

“哈迪斯哥哥。”宙斯道:“很多事情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原则。”

恶狠狠地将人拉进怀里,宙斯咬牙切齿的道:“但是,我不-准-你怀疑我的心意!”

……他倾心所爱,实在太没有信心,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他自己……

“你有那么多妻子,情人还多的要赫拉满世界找你!”

“你不是一样娶了珀尔塞福涅!结婚那么多年,还一直喊她的闺名!”

“贝瑟芬妮爱的人不是我!”

冥王此言一出,宙斯不知所云。

“那德墨忒尔生什么气?”

……大概,是因为自己最喜欢的弟弟,跟自己的女儿沆瀣一气吧……

想通了这一点,众神之王突然觉得这世界一下子变得美丽了许多。

提起袖子拭去冥王唇边的血迹,宙斯将自己的哥哥一把抱起。

“你做什么?”哈迪斯觉得,他这个弟弟似乎误会了什么。

然而宙斯英俊的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难得有机会不用理那些麻烦事,我们去爱琴海度假吧。”

看到宙斯如此的好心情,哈迪斯陛下也难得的有些笑意,可是:“宙斯,冥界还有工作,米诺斯在等着我。”

“交给他就好了。”宙斯道:“这次回去,你得好好培养一个没有冥王也一样可以良好运转的冥界系统。”

两为神祇在夕阳的余晖中渐行渐远,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在爱琴海,有两位超难对付的大神正在等着他们。

宅王哈迪斯 9

“放肆!什么人敢伤我拉冬?!”

夜神的四个女儿持杖而来,她们均有一头金红色的长发,这夕阳般的颜色,使她们的严厉中多了一抹温润。

“吾乃众神之王宙斯,此番前来,为求拉冬之血,以克巨蛇许德拉之毒。”

“宙斯。”与性格火爆的二妹不同,夜神的长女如春风般温柔,“我们四姐妹谨遵母亲的命令,这点您因当清楚。”

“我们不被允许给奥林匹斯十二神提供任何帮助。”

在哈迪斯的记忆中,身为天地间主宰的宙斯不喜欢别人违背他的意愿,因而时常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可难得的,现在的他竟多了些耐心,得与赫斯珀里得斯四姐妹周旋。

……是因为她们的美貌么……

冥王陛下对自己两个弟弟的好色知之甚深。

将手抚上隐隐作痛的胸口,哈迪斯分不清这究竟是心伤,还是毒痛。

敏锐的觉察到冥王气息的变化,宙斯蹙眉,难得的耐心终于告罄。

见宙斯的权杖闪耀出电光,夜神四女执起权杖,战斗一触即发。

宅王哈迪斯 8

金苹果圣园位于远离希腊的一组群岛上,常人难以接近。

宙斯和黑色的冥王隔海遥望,圣园的金光将群岛整个笼罩。

依冥王现在的力量是无法独自登上群岛的,宙斯弯下腰将他横抱,腾云飞向金光。

圣园所在的小岛呈阶梯状,巨大的金苹果树伫立在岛中山坡的顶端。负责看守金苹果树的百首巨龙拉冬在树周警戒,它走动的时候带动周围发出巨大声响。

百首巨龙拉冬——

据说连神王宙斯都无法将它杀死……

\"你打算怎么对付拉冬?\"

\"我们能赢吗?\"

作为天空与冥界的统治者,作为天地间最强的两个人,这样的问题宙斯和冥王都不会问。只是宙斯举起了他黄金的权杖,只是哈迪斯握紧了他漆黑的冥剑。

宅王哈迪斯 7

众神之王宙斯本有腾云之术,可他似乎并没有使用的意愿,只是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冥王跟在弟弟身后,黑色的披风遮住了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紧了紧抓着披风一角的手。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奥勒诺斯草原,风轻轻地拂过,告知草原上所有生灵神的到来。

放眼草原,宙斯折下一支弯腰的水仙,返回冥王的身旁。水仙是冥王的圣花,曾经成就了他与冥后珀尔塞福涅的婚姻。

宙斯拉下冥王身上斗篷的帽子,抬起他低垂的头,将纯白的水仙别在冥王漆黑的发间。

“很适合你。”神王伸手抚上兄长的面庞,低笑着道,“这么美丽的面容,成天却藏在漆黑的斗篷里,还真是暴殄天物。”

冥王没有说话,却取下了耳畔的鲜花。

“怎么,不喜欢?”

“为什么你总喜欢做让我困扰的事?”冥王低着头,藏在斗篷里的手有些颤抖。

多少年来,静默的冥王哈迪斯,他的不冷静永远只会出现在这个弟弟面前,“你是故意的吧?把我带来你向赫拉求婚的地方……把我带来你们的孩子出生的地方……”

抬起头望向自己的弟弟,冥王避开视线道:“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这么做很有趣?!”

“我不知道。”宙斯说的斩钉截铁,神情却很认真,“你从来没有说出口过的心思,我怎么会知道?”语气里甚至有些怨愤。

冥王不说话。

——又是这样,一到关键的地方就保持沉默!

宙斯转身前留下这句话,“哈迪斯哥哥,德墨忒尔说你是个懦夫,果然没错。”

宅王哈迪斯 6

在人类的认知里,为祝贺宙斯与赫拉的婚礼,大地女神盖亚带来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作为结婚礼物,树上结满了金苹果。宙斯派夜神的四个女儿,称作赫斯珀里得斯,看守栽种金苹果的圣园。另外还有百头巨龙拉冬帮助她们看守。

可事实上,地母盖亚不满自己的儿子被宙斯推翻,与塔耳塔洛斯地狱合作生了一个恐怖的巨龙怪物堤福俄斯,让他带领着巨人去为自己的儿子们复仇。而宙斯和奥林匹斯诸神在希腊最伟大的英雄赫拉克勒斯的帮助下,成功地击退了巨人们的进攻。地母盖亚为求和才奉上的金苹果树。可即便如此,她让姐姐夜神倪克斯的四个女儿赫斯珀里得斯带着巨龙拉冬看守金苹果树,而倪克斯古老又强大,连主神宙斯也敬她三分。

“你们打算怎么对付赫斯珀里得斯?”宙斯与哈迪斯的长姊赫斯提亚道,“虽说她四人都不聪明,可坚守母亲命令这点无可匹敌。”

“她们绝不会给奥林匹斯众神提供任何一点帮助。”

海皇波塞冬犹豫着道:“要不,大哥,我陪你们一起去吧,如果是我的话……”

“波塞冬你算了吧!”战神阿瑞斯大笑着提醒他,“海洋的污染最近越来越严重,你还是快点想想办法,省的给你最最敬爱的大哥再添麻烦了吧,哈哈。”

自从“阿瑞斯之山”审判之后,阿瑞斯就总喜欢找波塞冬的麻烦。

尽管事后证明这是阿瑞斯的调情手段,可直到很久之后的婚礼上才知道两人关系的冥王为此郁闷了一个星期。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此时,听见阿瑞斯如此挑衅的冥王,自踏入奥林匹斯神殿后第一次开口:“阿瑞斯,你太放肆了。”

若单论神力,也只有众神之王宙斯堪与冥王匹敌,可冥王严肃的性格与与生俱来的威严,使他给人的压迫感无比强烈。

加之阿瑞斯从未见过漆黑斗篷之下冥王的真面目……

“好了,冥王陛下。”正巧赶上这幕的赫尔墨斯出来打圆场,“冥界没有你不知能撑到什么时候,您与宙斯快去快回。”

宅王哈迪斯 5

    众神讨论之后的结果,想要化解冥王体内的毒素,有两个办法。一个时间稍长,减去众神慵懒的休息时间,大约需要三万年。此计方被美与爱的女神维纳斯提出,便被冥王否决。第二个方法需要一月左右,但是有些危险。

    “用拉冬的毒血以毒攻毒?!”赫尔墨斯的提议有一定的实践性,可夜神的四个女儿赫斯珀里得斯却不好对付。

    夜神四女对拉冬的重视丝毫不亚于冥王对地狱犬刻耳柏洛斯的爱护,鉴于除了冥后珀尔塞福涅之外,连最古灵精怪的引导神赫尔墨斯都不敢对刻耳柏洛斯出手这点,至今还没有神想要去打拉冬的主意。

    “哈迪斯,你的力量现在还剩下几成?”最高女神赫拉问。

    冥王为了延缓毒素的蔓延,暂时压抑了自己的力量。

    众神见冥王以沉默来回应赫拉的提问,心里便有了底。

    ……大概,还能在人类手中保护自己吧……

    略一沉吟,众神之王宙斯四顾在场诸神:“有谁愿意陪同冥王一起前去金苹果圣园?”

    虽说这个问题的结果如宙斯所料般无人出面,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既然如此……”宙斯话还未完,战争与智慧的女神雅典娜突然道,“宙斯,此事因赫拉克勒斯而起,我身为姐姐,更希望他能不负英雄之名为此事付出责任。”

    此话一出,雅典娜便被她父亲最忠诚的拥护者赫尔墨斯拉出了奥林匹斯神殿。

    “诶~呀~雅典娜——,你看不出来宙斯是想自己陪哈迪斯去解毒吗?”

    “什么?!”雅典娜用吃惊的目光望向赫尔墨斯,“你说宙斯他……”

    “嗯嗯——”赫尔墨斯交抱着双手不住点头。

    “可是,宙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跟哈迪斯大伯的关系不是一向紧张吗?”

    “看波塞冬那个恋兄样,你觉得对对象的喜好与他如此相似的宙斯能幸免么?”

    神殿外的雅典娜忙着惊讶,神殿内的她的父亲宙斯却好整以暇的望着冥王哈迪斯殿下:“那么,哈迪斯,由我陪同你前往圣园取拉冬的毒血,没有问题吧?”

    黑色斗篷里的冥王有瞬间的沉默,可惜现在的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力量拒绝宙斯的提议。

宅王哈迪斯 4

    奥林匹斯神殿在奥林匹斯山最高峰的顶峰上。明明是建立在冰雪之上的王国,却因有神力加护,而四季常青。

    神殿内有一张极大的圆桌,桌旁常年设有十二座席,而自丰收女神德墨忒尔将主神之位让与冥王哈迪斯,十二神会议便总也缺了其一。

    德墨忒尔是时间之神克洛诺斯与时光女神瑞亚的女儿,他是冥王哈迪斯的妹妹,也是神王宙斯的二姐与第四位妻子,曾与宙斯生下了冥后珀尔塞福涅。然而这位既是冥王妹妹,又是他岳母与弟媳的丰收女神却并不喜欢冥王陛下。

    于是,神殿入口处,德墨忒尔以手叉腰的等在那里,远远地见到主神身后那抹黑色的身影时,便开口道:“天哪,难道我在做梦么?冥王大人居然屈尊来到奥林匹斯神殿了,我还一直以为伟大的冥王陛下不屑与我们为伍呢!”

    黑色的王者像是没有听见妹妹的谰言,只是淡淡的道:“好久不见,德墨忒尔。”

    见冥王这般反应,丰收女神愤恨之下正待开口,一旁的神王宙斯阻止了她,语声严肃:“德墨忒尔,不要将私人恩怨带到主神会议上。”

    听闻此言,德墨忒尔愣了一下,却不是因为众神之王的威信。

    “你是十二神里最没资格说这话的吧!”德墨忒尔朝主神宙斯大喊。

    主神用双手捂住耳朵准备承受二姐即将到来的训话,她一定会滔滔不绝的细数自己的么弟从古至今干下的所有荒唐。

    然而,斗篷里的冥王突然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丰收女神不满。

    冥王想,他只是很久没有见到自家兄妹吵架了。但是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否则恼羞成怒的德墨忒尔会跟他拼命的。

    “进去吧。”留下三字,冥王径自走入神殿。

    说来,他们六兄妹里,德墨忒尔与冥王的关系本是最好的,因为他不像宙斯般滥情,也不似波塞冬般头脑简单。

    每年总有三月,丰收女神会来到冥界与女儿珀尔塞福涅一起生活,有时冥王会想,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德墨忒尔不再跟在自己身后叫哥哥?可惜他左思右想,却总也寻不到答案。

    事实证明,公事上英明神武的冥王陛下不仅在感情上有些迟钝的,他的记性也不太好。

    前方的会议厅里流泻出阳光,冥王收回思绪,迈步走入会场。

    至此,奥林匹斯山上的十二把黄金椅于千万年后再次一同闪耀出辉光。

宅王哈迪斯 3 (还没有想好攻受问题(O_O))

    作为冥王的哈迪斯大人总能把冥界的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可非工作时间的他思维却有些混沌。好比现在,本该急速前往奥林匹斯神殿寻找解毒之法的人却站在一棵栗树前,琢磨着能不能把它移植到冥界。

    众神居住的奥林匹斯山远在天边,山上长年云雾缭绕、高耸入云,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积雪覆盖,其最高峰直插云中。山坡上橡树、栗树、梧桐和松林郁郁苍苍,景色十分优美。与此相对,冥界由于常年缺乏阳光的普照,乐园外的土地极少能见绿色,炼狱更是寸草不生。

    它能不能够在冥界生存下去呢……

    冥王大人有些犹豫的想。

    刻耳柏洛斯咬住冥王的黑色披风向前扯了扯,示意它的主人快些离开,冥王大人却挥手从树上取下三枚栗子,剥开了送到它嘴边。

    “味道如何?”冥王大人问地狱犬。

    刻耳柏洛斯的脸色不太好看,鼻子像兔子似的动了动。

    “是吗,不好吃啊……”冥王大人有些失望。

    “这样当然不好吃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陌生又熟悉,冥王转身,便见自己许久不见的弟弟踏云而立。

    见人转身,穿着金白色长袍的俊美青年从云端跃下,带着邪邪的笑容向冥王招呼:“好久不见了,我的哥哥。”

    是啊,好久不见。

    究竟有多久呢……

    冥王想,他与自己两个弟弟的上次见面,似乎还是盖亚的巨人苏醒的千万年前。

    于是,面对面前笑得晃眼的青年,他说:“好久不见,宙斯。”

宅王哈迪斯 2

    在前往奥林匹斯山的路上,突然的一声爆炸声,三头犬刻耳柏洛斯变成了一只小白犬,大小足以趴在冥王的脑袋上。

    小白犬瑟缩着匍匐在冥王脚边,不知在害怕些什么。

    勉强在倒地之前稳住身体,哈迪斯在小白犬前俯下身,安抚性的摸了摸它的背脊:“刻耳,你怎么了?”

    这样的刻耳柏洛斯让哈迪斯有些奇怪,因为能够作为地狱的看门犬,刻耳柏洛斯的实力让它鲜少有怕过什么。

    “刻耳?”

    “那个,冥王……陛下?”突来的声音从近身处传来。

    冥王大人起身,瞬间的气势让小狗刻耳柏洛斯感到了力量,立刻对着冥王身后的一棵大树狂吠。

    “啊!”方才的声音小小一惊,冥王由此寻到了它的出处。

    望着身边的月桂树,冥王道:“达芙妮吗?”

    “是的,陛下。”月桂女神答道。

    “你可知刻耳柏洛斯变成这样的原因?”

    外人面前的冥王总是有点严肃,加之周身蕴含着波澜壮阔的力量,这样的冥王让月桂女神达芙妮有些害怕。

    冥王大人还在等着达芙妮的答案。

    突然地竖琴声却打破了压抑的气氛。

    “哎呀哎呀~ 这世上最宝贵最重要的东西,可是爱与和平呀~ ”

    一阵凉风拂过草原,冥王的斗篷和黑发有些乱了。躺在树下的金发青年从风中走出,信手弹奏的乐曲拂过冥王耳际。

    “本人名为福玻斯·阿波罗,光明的诗人兼青春的演奏家,谨向在场二位献歌一首,一首能润泽心中的荒野,让美丽的希望之花盛开,温柔而忧伤的歌曲…… ”

    阿波罗正自陶醉,冥王大人无语转身。

    “刻耳,我们走。”小狗刻耳柏洛斯闻言幻出真身,冥王跃其背上,瞬间远走。

    望着冥王远去的方向,阿波罗道:“这么宅的人都能出门,看来赫拉克勒斯带来的伤很是严重。”

    “虽说是众神之王宙斯的孩子,又有祝福女神的乳汁喂养,可他终究只是个人类吧?”达芙妮有些担心的说。

    “是啊。”

    阿波罗望向奥林匹斯的方向:“还是个不把神放在眼里的人类……”

    “哎呀,想这么多还真不符合我的形象。”不知为何突然轻浮起来的太阳神拨动手中竖琴的琴弦,“哦~ 亲爱的达芙妮,我新为你创作了一首歌曲,那是集天空的纯净与大海的广阔,集青春的活力与花儿的芬芳——哦~ 那是美之曲,那是爱之曲——献给我最爱的你,哦~ 我亲爱的达芙妮~ ”

    阿波罗转了两个圈,单膝跪在月桂树面前,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

    望着这般的太阳神,达芙妮深深地叹了口气,苦笑道:“你啊……早知道这样,我当初为什么要变成一颗树啊?”

宅王哈迪斯 1

    王座上的冥王轻轻地叹了口气,抚过肩上赫拉克勒斯带来的伤口。

    那个年轻人的箭上涂抹了上古巨蛇的毒血,强烈的毒性任凭冥王之力亦无法消除。

    “哈迪,你这样不是办法。”身穿长袍的冥后珀尔塞福涅端庄的走进门内,她的身后跟着黑发的潘多拉。

    “你需要去奥林匹斯,你需要众神的帮助。”

    望着走到身边忧心的妻子,冥王将手覆上冥后亚麻色的卷发,眸中有淡淡温柔:“抱歉让你担心了,贝瑟芬妮。”

    这样下去的确不是办法,冥王想,总也不能愈合的伤口严重影响了他的工作进度。

    可是……

    知道自己有点宅的冥王陛下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彼方。

    他究竟有多少年没有离开过冥界了呢?

    座下一袭黑裙的潘多拉深知冥王陛下的担忧,早早的就备好了一切,弯腰道:“哈迪斯大人,您不在的这段时间,冥界的一切会暂由审判长米诺斯大人代劳,百手巨神表示会一力肩负塔尔塔洛斯的重任,死神与睡神两位大人承诺会帮忙维护冥界的秩序。”

    冥后珀尔塞福涅挽上丈夫的手臂,接过潘多拉的话道:“我让赫斐斯托斯哥哥帮忙守一下地狱门,至于刻耳柏洛斯,”冥后陛下好心情的微微笑,笑的遥远处的地狱看门犬有些背脊发凉,“我小小的调教了它一下,相信百年之内,它是再也不会认错路的了。”

    没错。

    不是要求御犬的冥王本人不要认错路,而是强迫本就没什么智商的狗狗一定要记得路!

    地狱门处,珀尔塞福涅向御着三头犬帅气远去的丈夫挥手,惨兮兮的擦干眼角本就不存在的泪水,扔掉小手绢蓦地抱上潘多拉的颈项欢呼:“欧耶~ ”

    “潘潘~ 潘潘~ ”冥后对着自己的恋人撒娇道,“我们说好的蜜月旅行呢?这次你再也推脱不掉了吧!成天都是哈迪长、哈迪短的,人家不依啦~ 那个工作狂又老处男的哪里有我好?成天宅在冥界都要发霉啦,人家可是春之女神哎~ ”

    潘多拉望着窝在自己怀里既是冥后又是自己爱人的春之女神,抚摸着她柔顺的卷发宠溺的道:“珀尔乖~ 等确认了那个超级大路痴的哈迪斯大人准确的到达奥林匹斯山,我们就出发前往爱琴海。”

    “哦——”珀尔塞福涅欢呼。

    然后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潘潘~ ”

    “嗯?”

    “你说哈迪……他究竟是因为宅太久了不认识路,还是因为实在太路痴了才一宅那么久?”

    “这个嘛……”

    潘多拉表示为了冥王陛下乃至整个冥界的形象着想,她还是说自己不知道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