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宅王哈迪斯 7

众神之王宙斯本有腾云之术,可他似乎并没有使用的意愿,只是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冥王跟在弟弟身后,黑色的披风遮住了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紧了紧抓着披风一角的手。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奥勒诺斯草原,风轻轻地拂过,告知草原上所有生灵神的到来。

放眼草原,宙斯折下一支弯腰的水仙,返回冥王的身旁。水仙是冥王的圣花,曾经成就了他与冥后珀尔塞福涅的婚姻。

宙斯拉下冥王身上斗篷的帽子,抬起他低垂的头,将纯白的水仙别在冥王漆黑的发间。

“很适合你。”神王伸手抚上兄长的面庞,低笑着道,“这么美丽的面容,成天却藏在漆黑的斗篷里,还真是暴殄天物。”

冥王没有说话,却取下了耳畔的鲜花。

“怎么,不喜欢?”

“为什么你总喜欢做让我困扰的事?”冥王低着头,藏在斗篷里的手有些颤抖。

多少年来,静默的冥王哈迪斯,他的不冷静永远只会出现在这个弟弟面前,“你是故意的吧?把我带来你向赫拉求婚的地方……把我带来你们的孩子出生的地方……”

抬起头望向自己的弟弟,冥王避开视线道:“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这么做很有趣?!”

“我不知道。”宙斯说的斩钉截铁,神情却很认真,“你从来没有说出口过的心思,我怎么会知道?”语气里甚至有些怨愤。

冥王不说话。

——又是这样,一到关键的地方就保持沉默!

宙斯转身前留下这句话,“哈迪斯哥哥,德墨忒尔说你是个懦夫,果然没错。”

评论(1)

热度(13)